英国爱德思考试局认证号:93887

剑桥遴选中心(ATS)认证号:CN758

教育主管部门批准的合法办学机构

她从国外转入国内学A-Level入读全球建筑学专业第一的UCL学习,获剑桥面试

来源:剑桥大学本科录取 字体选择: 字体: 时间:2020年07月01日

1593590429(1).png


--我的故事没有青春电影那么激昂紧张,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生,遇到了比普通再多一点的困难。

 

SCENE 1/5

2014年的我正就读国内初二,当时家里人就已与我商定好去英国读高中的计划,于是当下任务即在于猛攻英语。

 

然而就算已经准备放弃就读国内高中,无论是父母、老师或我本人都不敢笃定地放弃中考。

 

于是我初中剩下的两年就在紧张的双线作战中度过。除去学校的课业以外,我每周额外再上十个小时的英语课。

 

这些努力没有蒙太奇剪辑那样热血。

 

困难的日子里,我六点半放学,七点半开始上英语课,九点半下课,十点回家面对学校作业。听起来我大概要像《垫底辣妹》的女主那样脱胎换骨了吧?可惜并没有,我在校内的成绩由前五掉到了十名、十五名,甚至是二十名。

 


SCENE 2/5

时间到了2016年,我如愿进入了英国的学校就读GCSE。

 

多有意思,那样努力地学习英语后,我的英语水平与本校的北上广同学相比,堪堪排在中下。

 

对于初中毕业的中国学生而言,英国GCSE理科的难度不在话下,但诸如历史、英国文学(English and literature)之类的文科却需要花费大量精力。

 


好在我天生的性格就是“结硬寨,打呆仗”。在一年的令人难以想象的努力之后,我的英国文学成绩在end of term exam中从一众native speakers中脱颖而出,得到了全班最高分。

 

SCENE 3/5

2017年是我做梦都在后悔的一年。

 

我表面上看来GCSE的每一门学科的成绩是凤毛麟角,我的心态却出现了问题。

 

厌世、厌己。

 

我开始不断地出现急性惊恐发作,尤其是那位他人眼中彬彬有礼,却令我不寒而栗的老师,她不甚公平的针对让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分崩离析。

 


我拒绝了学校health center为我预约的心理咨询,我不想在那些本来就看不起我的人面前示弱。(大部分老师和同学都是充满善意的,但无奈我自己已陷入了情感障碍的深渊,敌对身边的一切。)

 

我的病情不断恶化。心理原因导致了生理上的一系列病症。

 

我休学了。

 

我努力了一年多的全科a*s没有用了。我克服自己内向的性格交往的朋友们与我相隔了九千公里。我在艺术课堂上的作品被老师充满遗憾地收进自己的办公室的抽屉里……

 

……

 

好在我还有充满爱的家庭,大家度过了很艰难的一年,在服药和心理医生的帮助下,我慢慢走了出来。


 168955308454159035.jpg


SCENE 4/5

2018,我又走进了现代教育的A-Level课堂,继续我的学业。

 

这一次要痛定思痛,我小心翼翼地照顾自己的心理、照顾自己的身体。

 



老师们给了我很多温暖,我认识了不吃蔬菜的张老师,每天早早就来学校听ted的詹老师,潮男韩老师还有爱小狗的徐老师。

 

我喜欢在自习之余偷看她们工作,“哎,xxx,这个桃子给你。”樊老师转身递给我一个水蜜桃。

 

哈哈,坦白地说,我确实没有前几年那么努力了。但我似乎成长了很多。生活中不止有学习,不止有竞争,还有很多爱与温暖,这些才是真谛。

 

我的学习生涯实话说,并不值得借鉴,如果要问我从当中所总结出的教训,那就是“身体和心理都是革命的本钱”。我和我的同龄人从小就置身于无比高压的竞争中,在铺天盖地的鸡血和鸡汤中,我偏偏要说,不必剑走偏锋,放过自己,秉持良好心态的终身学习才是“可持续发展”。

 


SCENE 5/5

2019,我拿着三个a*s一个a的预估成绩也踏上了我的申请之路。

 

负责申请的王老师非常耐心,我奇怪的“非洲人体质”给她制造了很多麻烦,但她从来不嫌弃我。

 


我原以为,生活对我的考验已经结束,然而关于困难的故事还在恣意上演。

 

我申请的五个选择分别是剑桥、UCL的两个课程、曼大和谢菲。

 

十一月中旬收到剑桥、UCL的面试邀请。

 

11月30日,我却被曼彻斯特大学拒了。

 

期待了一个月后,12月20日,谢菲尔德大学我申请的科目拒绝录取我,美其名曰:转专业录取。

 

1月15日,收到剑桥的拒信。即便是现在,我还是要承认这是我最向往的学府。那个傍晚,我含着泪,一路从新百走回中心,一见到郭老师,还是像小孩子一样哭出了声。

 

3月10日,UCL的拒信。

 

一线生机,全压在了UCL的另外一个学科上。我命运的决定权都悬挂在老师的翻手覆手间。要么,被最爱的专业录取;要么,去谢菲尔德读自己没有兴趣的专业。

 

等待过程中,许多人试图安慰我“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又何尝不想去相信呢?可是在没有看到结果之前,我终究是迷茫、困惑又无措的。

 

 

4月28日,我收到了那个学科的面试邀请,5月13日的早晨。终于。

SCENE 5.5

 


尽管不是剑桥,但UCL在我申请的专业排名世界第一,我想可以说是最好的安排了。


我的故事还没有结束,那些比普通再多一点的困难,让这段岁月像是一场令人哭笑不得的滑稽戏,但至少在此时,我收获了圆满的结果。我衷心感恩我的生活。

 

相信你也会。



国际课程办招生网站大图.jpg




他从担心爱丁堡大学保底到华丽转身剑桥大学 2020年9月,他入读剑桥大学自然科学物理方向 返回首页

南京现代国际教育中心 ICP备:苏ICP备14053511号-3

  • 版权所有:南京现代国际教育中心 技术支持:南京网站制作 南京网站建设
    咨询热线:025-84869361